讲个故事,有生命力的那种
参赞生命力

绿洲成立于10月9日,取意“十全九美”。世间事,曲则全,枉则直,剩一做空,九美足以。最近一年,受益颇多,其中Jamie讲给绿洲的故事影响深远,周年之际,无以相庆,唯有感恩,我们也将这个故事分享与你听。




缘起于美元基金的募集,我和Jamie在上海绿洲办公室有了第一次见面,两个小时的交流如白驹过隙,他只问了一个问题:“投资决策的最后一刻,什么在扣动扳机”。


“生命力,企业家与生俱来的自我坚韧和进化的力量”


创业如修行,最后能走多远,长期来看一定不取决于企业家的背景、经验和资源,而是他是否自我认知、自我忍耐和不断进化。这就是生命与物质的不同,这就是“生命力”。

投资如种树,每个企业家都是时代这片土壤上的一粒种子。在时代的结构性变化之中,有些地方会成为沃土,富有生命力的种子会破土,发芽,长大。这是上天的恩赐,亦是生命力的自我表达。


资本如浇水,使用得当,万物生发;稍有不慎,欲速不达。而这一切,都需要遵从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。所以绿洲喜欢把交割日定在二十四节气:秒优交割在雨水,售后宝交割在小满。


辛勤劳作,祈福来年。


Jamie回到英国之后,寄来一本书,《The Man Who Plants Trees》,讲述了一个乡村老者坚持不懈种橡果树的故事,数十年如一日,木已成林,延绵不绝。


这是关于生命力、长期主义和时间的故事。


这是关于绿洲的故事。


然而我发现大陆的中文版本多归属于童书,于是找到好友恶鸟先生,他是联邦走马的创始人,也是恶棍机车的设计者。他是一个怪人,因为他禅定的方式是阅读,每早读完一本书。过去十余年,读了大概4000本书。他说,“当我读到1000本的时候,我意识到万物相连”。


然而这样一个怪人,同样被简单打动。于是他出面请来译者,以法文原版为底,翻译了一个新的中文版本:《种树的人》。


希望你也喜欢。


下文是Jamie和恶鸟先生的序言,Enjoy:



Jamie Cayzer-Colvin

谁会不喜欢故事呢?数千年来,讲故事一直是世界上丰富多彩不同文化的共同内核。每个地区、每种宗教、每种文化,都抵御不了精彩故事的魅力。故事不受地理边界的束缚,从一个国家传播到另一个国家,只是蒙上了一层区域差异的轻纱。我一直喜欢简单的故事,尤其是蕴含至简大道的故事。《种树的人》就是这样一个故事。如今,人类终于觉醒,终于认识到过去许多个世纪里人类给地球环境造成的破坏,所以这个故事更显得意义重大。


我觉得,艾勒泽亚尔·布菲耶(Elzeard Bouffier)可以成为我们所有人的领路人和导师。因为只有通过每个人的努力,我们才能修复这个受伤的、生病的世界。一个离群索居的男人撒下种子,种子长成参天大树,树木扩展为一片树林,然后演化成一个生态系统。最终,他创建了一片气候区。大自然就是这样。一个意志坚定的人证明了,“复合”的惊人力量不单单体现在财政或数字领域(即复利)。爱因斯坦将“复合的力量”称为世界第八大奇迹,但在艾勒泽亚尔这类人手中,“复合” 可以成为救世主。


这个故事已经发表过多次,用过几个不同的标题,但我觉得最能够概括其精髓的标题是《栽种希望、收获幸福的人》。令人悲哀的是,在如今这个全球互联、追求即时享受的世界里,我们越来越难找到幸福。只有充实的人生才能给人幸福。艾勒泽亚尔还提醒我们,静默和沉思的冥想拥有多么强大的力量。“有一言而可以终身行之者乎? ”子曰:“其恕乎!”

这个故事有如醇美的香槟或美味的火锅,令人回味无穷,所以故事本身是否真实已经不是那么重要。


我和津剑的相识有点像艾勒泽亚尔和故事叙述者的相逢,半是有意为之,半是偶然。就像所有旅行者和内心充满好奇的人一样,我们会谈的两个小时仿佛弹指一挥间。我们聊到共同的兴趣,分享了各自的意见和理解。我觉得自己像是现代版的马可·波罗,在中国寻找投资机遇,同时非常享受地聆听了一个旅行者的故事。《种树的人》是我与津剑分享的故事。他在这个故事里看到了我所见的东西。那么请读者诸君欣赏、学习和分享这个虽简单却震撼人心的故事,并请分享你们自己的故事吧。 



恶鸟


说它是一个耐人寻味的寓言故事,不如说它具有一个隐秘之象的晶体。前者一般指一种叙事的方式、一个起伏的剧情,而后者,可以说是一种能够洗涤心灵、重新复苏心灵的结构体。在这次2020前所未有的疫情中,我们都知道,有个非常重要的仪器叫“心肺复苏机”,以机械代替人力实施呼吸和胸外按压等基础生命支持,而一个好的故事则是心灵不可多得的复苏机,尤其在这个纷扰和碎片化的世界,喧嚣和躁动的时代,人的心灵,与物交,相刃相靡,与人交,日以心斗,终身役役而不见其成功,苶然疲役而不知其所归。


当我们进入这个故事或晶体时,我们心灵会放入一个语言瀑布流中,让它得到外部故事的重塑,语言裹挟着蒙昧和无明流走之后,心中慢慢立下一个“象”,那个恍兮惚兮的“象”,而不是一个具体的“世相”。庄子也说,一受其成形,不亡以待尽。心落在身躯,那股“气”就被“形”所束缚,无法自由流动,一直到死。所以一在成形,二在形化,三形成象。这是故事的“显”/“隐”两义。我想点出这隐象,也就是让·吉奥诺笔下这个牧羊人,如何能够从种树悟出幸福的真谛,并培育出一片时间的森林。


平凡而伟大。


很多人读书,都具太强的功利心,最好一本书,就能获得终极问题的答案,人生的意义,自由之意志,什么是命运。而伟大的人或圣人,从来都是回避这样的大问题,而是从日常生活的细节入手,从那些细微的你每天要面对的,甚至机械重复的劳作中入手,因为他们知道,日常生活才是伟大变化将要发生的地方。


简单而开放。


因为简单,不带任何意图,没有策略,老实而简单地使用自己的技巧,从而具有开放性,每一种策略或心机,每一个计划,都将锁死一块领地,而当没有计划时,就会破解那些精巧的花招,因为一种能量的开采,一方面是时间性的,一方面是遍计性的,而策略和花招,是只选其中一种,哪怕是最优的一种,也只能开采到能量的一小部分。就像书中说的,这是一九一零年种的橡树,这是一九一五年种下的白桦树,这是一九二零年的山毛榉,这是一九三零年的橡树,它们混为一体,成为一片森林,时间在简单面前,会变得可视化,过去能在当下瞥见,未来也能从当下展开。在本书末尾,森林展开了,泉水和河流变得清澈,空气和环境都怡人了,人们开始重建,村庄再次焕发光芒,这是生态型的遍计性。这一切,只是因为简单,只是去种下那个颗种子即可。


入流而亡所。


“入流”,是有意识地,不带自我地进入当下的瞬间,而这些瞬间前后相继,组成了一个流,一个道,就像鸟的每个飞行瞬间,让我们瞥见了鸟飞行的道,踪迹。而牧羊人的这个流就是种子瀑布流。一颗种子长成一棵树,一棵树结出更多种子,更多种子再长成更多树,此谓瀑布流,生生不息。入了这个种子流,活泼泼的一片生机,当下即可升起。“亡所”,就是面对世间所境,都不受影响,书中的牧羊人,就是这样日复一日地、心无旁骛地种着树,不但没有受到一战、二战的影响,对于自己种下的树将因为一条公路修建而被砍伐,也没放在心上。只是顺着这个种子流继续往下,一直流淌,这样,就能和时间一起。


这是故事背后的隐“象”,就像本书的发起者津剑,貌似轻巧地把一本书托付给我,但这个绿色的“象”,已经从一个人心里流到另一人心里,也即将流到更多人心里,生生不息。而这本书,也是我们为那一片绿洲种下的第一颗种子,它们会一本接一本相续成流,而「绿洲再生经典」丛书,也随之会展开成一片时间的森林,绿荫冉冉,遍天涯。